北京车牌过户

国务院已批准网络约租车的管理方法

发布日期:2016-09-23 浏览次数:

 下午4点的北京朝阳门内大街上,车来车往,40岁出头的出租车司机韩兴国(化名)的车里不断传出滴滴打车的报单声,但自觉位置不太合适的他并没有抢单,而是一边驾车前行,一边搜寻着路边打车乘客的身影。

  今年5月前,在四环内拉个乘客,对于韩兴国来说并不费劲。然而,快车的出现,突然打乱了他的工作节奏。

  原本每月6000多元的收入,一下子缩水了2000多元,眼看着订单补贴越来越少,路边招手打车的乘客数量也在不断下降,两年前转行开出租车的韩兴国心生悔意,“要不是还有两年的合同,真就不干了。”

 为前途堪忧的韩兴国并不知道,与其切身利益相关的出租车改革方案正在酝酿出台。

  近期,有媒体先后报道了交通运输部制定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和出租车改革方案的消息。昨天下午,交通运输部相关人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涉及出租车和专车的两项相关制度均起草完毕,已报送至国务院批准,不久将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新生事物的出现正倒逼传统行业转变,也促使监管部门制定相关法规。打车市场将迎来新政,各界对其中的“变”和“不变”又有哪些期待?

  出租车司机希望放开管制 规范专车

  虽然不清楚新规会涉及哪些内容,但韩兴国急切希望,政府出台规定管管“黑车”。

  “以前我们晚上从东四环慈云寺桥下面经过,很多乘客会在天桥下面等车,这几个月,人变少了,都让专车、快车拉走了。”作为北京双班倒的司机,老家在怀柔的韩兴国以前每个月休息一两天回家看看父母,现在根本不敢休息。

  韩兴国口中的黑车指的是接入打车软件平台的私家车。2014年7月,打车软件的专车业务陆续在各地上线。据媒体报道,2014年7月前,商务用车全国每天的订单量不足5000单。在专车推出不到半年时,全国的约租车订单量已经达到每天五六万单,市场容量扩大了10倍。许多私家车分别挂靠汽车租赁公司和打车软件平台,成为没有运营资格证的专车,乘客也开始由出租车市场分流到专车市场。

  “虽然专车的业务渗透很快,但专车的价格毕竟比出租车高,所以对出租车司机的影响还没那么明显,但快车就不同了,价格低还有补贴,给出租车行业造成很大冲击。”韩兴国觉得收入下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感觉路上越来越堵。“这么多私家车上道运营,加剧了交通拥堵”。

  一位交通领域的专家也向记者透露,最近几个月,他所在的机构发现从今年4月起,北京的道路拥堵系数突然从3月的6.2上升到7.4,而五六月也保持在7左右。交通拥堵指数是根据道路通行情况,一些城市设置的综合反映道路畅通或拥堵的概念性指数值。在北京,交通拥堵指数在0至2之间为畅通,2至4之间为基本畅通,4至6之间为轻度拥堵,6至8之间为中度拥堵。8至10之间为严重拥堵。

  “正规的出租车都是有车型要求和使用期限的,出租车司机也是有门槛的,但这些专车、快车进来得太容易,安全隐患就是个问题。”韩兴国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有的私家车车主注册时用的是好车,但实际拉活时会换成一般的车,鱼目混珠。

  和韩兴国一样,出租车司机曾越(化名)也期待着政府把专车、快车正规化,但比起规范问题,从事出租车经营的曾越有着更大胆的“设想”——政府能否考虑取消出租车公司,把出租车的管制放开。

  “出租车公司收的份儿钱那么高,没事儿还要老往公司跑。”每天一睁开眼,曾越心里就盘算着,一天下来能挣多少钱,够不够月底交份儿钱,他觉得,自己所在的出租车公司闲人太多,与其这样,不如让出租车司机直接向国家交钱。“我希望能取消出租车公司,由个人经营出租车,直接向政府缴纳费用,让政府出台制度去监管出租车司机。”

  曾越期待出租车改革的顶层设计能和义乌的模式一样,有“破冰”的力度,放开数量管制,降低对司机的收费。

  “减少份儿钱、取消出租车公司”,对此,出租车公司显然并不同意。

  “取消出租车公司,谁来对司机进行培训、管理?”作为一家有着130多辆出租车、240多名司机的出租车公司的管理人员,昊港出租车公司的队长鲍龙觉得,有些司机并不了解出租车公司的运作,以为出租车公司全都是暴利经营。“其实在营利方式上,各家公司主要都是依靠收取份儿钱,只是车辆和司机的多少决定了收入的差别而已。但刨除车的成本、司机的保险、岗位补贴等费用,出租车公司并没有多高的收益”。

  鲍龙认为,目前,在专车、快车等私家车也来抢占出租汽车营运市场的时候,出租车行业面临的关键问题不是该不该取消份儿钱、数量管控,而是应该考虑如何规范治理。

  “即便降低份儿钱,和打车软件相比,正规军也没有竞争力。”鲍龙认为,专车司机并不需要像出租车司机一样交份儿钱,而打车软件给司机的补贴,影响了正规的市场价格,使得正规军没有竞争力。

  在他看来,放开数量管控,出租车行业也不一定就能扭转局面。“因为北京打车难归根结底是流动性差,并不是运力不足。”鲍龙认为,北京现有的6万多辆出租车常规上是可以满足居民出行需求的,就是道路拥堵才导致打车难,但如果让更多的车辆进入,只会造成道路更加拥堵。

  鲍龙担心,如果不对专车这类市场作出严格的准入规定和价格规定,作为正规军的出租车行业迟早会被“违规军”淘汰。“虽然公司的收入暂时没受到影响,但司机已经是抱怨声一片。这几个月,已经有司机和我们商量能不能晚交几天份儿钱”。

  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首汽、北方两家大型出租车公司,但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均表示经营情况还没有受到影响。

  鲍龙表示,虽然目前没听说北京有出租车公司经营出问题,但以后的情况却不好说。“出租车市场也可以进行网络预约服务,之所以出现专车,是因为出租车行业没有高档车,政府如果鼓励高档车进入出租车公司,同样可以弥补乘客对专车的需求”。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认为,传统出租车行业改革面临的最主要问题在两方面:管控和费用。

  “价格控制还有一定的必要性,因为涉及广大群众的利益;数量调控要逐步放宽,政府不要设定绝对的数量,否则会导致市场供应不足。”赵占领认为,对于出租车行业的管理,政府要明确监管者的定位,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里面不应过多地牵扯到政府部门利益,特别是特许经营权使用费,政府应该逐步取消这笔收费”。

文章推荐